:::: MENU ::::

TalkingData's Blog

现在开始,用数据说话。

中国企业级服务市场现状

  • Aug 12 / 2014
  • 0
Enterprise

中国企业级服务市场现状

编者按:在Tech Crunch国际创新峰会北京站中,TalkingData 高级副总裁蒋奇同明道创始人任向辉、又拍云联合创始人沈志华一同探讨“中国企业服务市场现状”,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由动点科技整理。

 

主持人李书航:接下来是今天下午最后一个环节。之前的一个论坛是跟云有关,这个论坛我们讲一下企业及服务,企业及服务市场现状的论坛里面,有三位熟悉,又拍云的COO沈志华,明道创始人任向辉,TalkingData的高级副总裁蒋奇,这三位或多或少都出现在我们的报道里面。

首先问一下沈总。又拍云这个东西再倒回几年前,互联网的老网民可能会对他的前身很感兴趣,web2.0这个概念2005年提出来的时候,他们就是最早一批的实践者,当时中国有一个C2C的把它这个模式带到中国来了,就叫又拍,当时连界面都很像,人家是蓝色的,你是紫色的,后来慢慢就转成这个形式了,对于现场还不太了解又拍云的人来说,介绍一下如何从图片分享服务转向存储服务。

沈志华:大家好,我是又拍云的CEO沈志华。我们是一家05年就开始的公司,最开始是做图片分享类网站,就是又拍网,我们把每个人拍的照片快速分享给朋友和家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后来发现,可能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是技术出身,运营这一块做得不怎么样,但是我们发现我们的底层平台做的非常好,我们上传的图片非常快,接下来我们就把这一层作为云服务提供给其他像又拍网一样需要这一类服务的公司进行云服务的输出。我们现在在做的是又拍云的平台,主要是做非结构化数据的存储,还有快速的分发,包括这些数据的处理服务。打个比方,每家公司都会有自己的机房,比如说智能硬件,你的机房可能是在北京或者是在上海,那你生产的每一个硬件,你卖肯定不可能卖到北京或者卖到上海,你可能会卖到四川、云南那边去,但是你的机房在北京和上海以后,你发现卖到四川和云南的硬件设备,当它需要联网的时候,还是需要联到北京和上海来,这时候你会发现速度不会那么批。所以我们现在在做一个事情,我们在全国各地建了非常多的计算资源、计算机房,我们在全国各地有100多个机房,每一个硬件在各个地方都能够在当地进行运算,这样的话,速度就会非常的快。

主持人李书航:又拍云之前是图片存储服务,面向消费者服务转向企业级的服务。接下来两位嘉宾他们所在公司也有一个转型的过程,从原来一种形式转到现在的形式。对于明道来说,大家之前对同一个团队所做另外一个项目会比较熟悉,那就是梅花网,它是给营销人员的一个百科类型的东西,或者说是一个知识库,或者提供其他类型辅助的服务,这个东西做了很长时间,可以说有十多年,有12年的时间,任总还另外做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顺手做出来之后到另外一个人手里,它就变成艾瑞了。对于任总来说,他最值得向大家介绍的内容就是说怎么样从原来对内容的网站突然就变成一个进行企业内部员工沟通和协作的一个服务,这个转变的过程是怎样的?

任向辉:我不知道书航为什么会有这个误解,到现在为止明道和梅花团队重合的成员只有4个人,大部分团队都是独立建立起来的,并不是原来转的。我因为互联网做的时间比较长,97年就开始做,97年-99年是做2C,非常典型的消费者应用,后来2000年就转了一个型,所以从2002年到现在一直是做B2B,前面是做信息服务,主要针对于垂直的广告、传媒行业,两年前开始做明道这个项目,它会更加平一点,它满足各行各业中小企业的需求。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们自己也需要,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客户,几乎所有的中小企业,当时在我们行业里面,IT行业里面,大家都在找,我也相信将来每家企业只要做成一个公司了,你都必然要从市场上找一款基于云端的软件,加上这个市场机遇加上我们团队能力的积累,所以就下了这个决定。

主持人 李书航:它是不是在做的同时也是你们本身在用的东西,向外进行推广和包装的一个结果?

任向辉:是,我们也是自己产品的用户,而且我后来也想这种机遇并不太多,自己造一个产品,你自己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用户,这种情况并不多,所以我们很珍惜。带来的好处就是它的速度有所保障,因为我们也在勇。

主持人 李书航:虽然说这样的公司不一定多,有些都是先看着市场热点是什么,然后我再去追。基于自己使用当中的痛点去做一个东西的公司,在总数上确实不多。但是现在在我们台上这三家都是,又拍云它也是自己内部的系统做出来的,接下来就是TalkingData,我记得我上一次跟CEO崔晓波谈的时候,你们最开始做的东西跟现在不太一样,现在完全针对数据这个领域。

蒋奇:其实是这样的,如果说到转变的话,TalkingData本身我们的商业模式是经过了一些比较剧烈的变化,从最早我们第一个产品是提供对中小开发者一个基础的移动互联网数据统计分析服务,然后转到现在,就像今天这个主题一样,我们提供的主要企业级服务已经开始覆盖很多跟衣食住行这些基本领域相关的大企业,我可以随便举几个例子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比如银联、工商银行、招行、建设银行、央视、三大运营商,可能大家一听会吓一跳,TalkingData能做这些企业客户吗?但是我很肯定告诉大家,这些企业客户就是TalkingData的客户。在TalkingData早期我们提供给这些中小开发者开放的云服务的时候,其实我们忽略了一点,还有很多大的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他们在移动互联网一样是有巨大投入的,他们其实也是一类特定的CP,他们同样需要TalkingData提供非常专业的服务,所以这是我们能进到这些传统大企业的一个基本的原因。

主持人 李书航:三家企业现在都是针对企业级客户去做,也都有从大到小各种规模的客户。我很感兴趣的一个问题就是小企业你们去谈,让他们去用你的服务,是不是相对简单一点?如果碰到很大的,尤其是央企、国企,谈判的时候是不是会难度大一点?他们对于新技术接待是不是比一般的小公司要迟钝一点?

蒋奇:我们应该这样来看,在传统的大企业里面也有一帮很苦逼的人。这一帮人是什么人呢?他们一方面要受制于大企业的体制,另一方面他们需要不断的向移动户点王行业做得非常好的企业靠拢,他们是最难受的一帮人,他们需要创新,但是得不到体制的支持,但是这帮人他们是比较懂移动互联网公司的人,我们去跟这些传统企业沟通的时候,大部分是跟这些人打交道,他们跟我们沟通是非常顺畅的。在需求层面大家是没有障碍的,唯一的难度就是我们需要经过很多体制性的过程,比方说要进他的供应商名录,要经过他的安全认证,还有很多条款,但是总体来讲我觉得现在的传统行业在面对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他们是越来越开放的,而且我觉得越来越能够看到机会,这是我的一个整体的感觉。

任向辉:蒋奇说得是比较乐观的,大企业还有很多人愿意行动了。我们自己的感受,这两年多我们觉得大企业如果是一千人以上的,要全员的整体去使用新工具,这个阻力有的时候你都说不清楚是什么,有很多是来自于组织自己的特性,所以目前对我们来说非常清楚,无论你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对于使用明道的单元体都是小的,他最黄金的规模差不多就是从10人-200人,超过200人的企业在我们目前的策略里面也都是局部来使用,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些非常著名的企业在用明道,这并不代表这个公司几千人、上万人都一口气同时用。一个事业部、一个部门是比较常见的,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主持人 李书航:但是这些公司对于明道接触的同时,他自己这个方案并不是十全十美,甚至有些非常原始,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

任向辉:我们现在沟通的对象有两类,一类是老板CEO为主的,还有一类是专业购买者,像TalkingData的客户,但是在用协作软件方面,我们发现老板的角色都比较倾向于使用我们这样的软件,但是恰恰是那些稍微大一点,中型一点的企业,他们的CEO在决策方面还是犹豫非常多的,他们很多人倾向于用私有部署的方式,自己买一套,买断了,以后就不用花钱了,他可能是从他的专业角度给出一个建议,但显然这是不符合的潮流的。

主持人 李书航:我小人之心一下,这些CTO们,是为了自己企业的稳定,还是为了自己省定事?

任向辉:我们分析过这个问题,说私有部署,IT可能会有自己的一些利益,但是我们仔细想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就是一个习惯问题,就是改变的意愿。为什么CEO愿意改变?CEO九游这被一个倾向,如果没有一个比较难问题,他就比较难去改变这个习惯。

主持人 李书航:我可不可以比较这两家公司,TalkingData是一个数据应用,尤其是大数据,而对传统企业来说他们可能之前就没有接触这个领域。

蒋奇:您是说我们的目标客户对吗?

主持人 李书航:有一些情况下他可能并非用你们的那种方法。

蒋奇:我特别同意。我特别理解刚才任总提到的,当跟大企业IT打交道时候的那种痛苦,在我们跟传统行业接触过程当中,唯一的阻力就来自于IT,这是毋庸置疑的,他永远都会成为阻力。我们向传统行业推荐我们方案的时候,我们主要的驱动力不是来自于IT,我们也不是以IT系统为卖点的解决方案,我们主打的还是数据,所以基本还是传统行业的需求部门,大老板往下的战略决策部门,包括它的营销部门,包括它的业务部门,甚至是它的移动户点王的部门,他们需要很多跟数据相关的解决方案,然后由他们来获取预算,去驱动他们的IT,驱动他们的部门去进行采购,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来讲,我们会比任总遇到的障碍要相对来讲小一点,好克服一点。

主持人 李书航:接下来让沈总来回答一下,可以先说说现在有没有比较大的我们都知道名字的公司在用你们的服务?

沈志华:传统企业在用我们的服务,比如说哈药集团应该算一个相对比较大的传统企业,比如海尔、中国平安,但是我们做这些客户的过程当中会发现,他们里面会有一部分人愿意去尝试这类云服务,这跟其他企业也一样,我们最开始做云服务的时候,比如下面CTO跟老板推荐说要去采购云服务,老板会问我们这么多技术人员搞不定吗?这些观念需要去进行转变,但是随着这些年的发展,大家的变化都在变化,觉得这个服务不是说我能不能做,而是我值不值得做。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他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或者人力去做非核心竞争的东西,所以现在的话,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愿意采用这类云服务来对他的生产力的一种提升。

主持人 李书航:就像今天下午咱们在第一个圆桌论坛的时候就请了三家云服务负责人来这边,他们就是说到这一点,就是教育用户,让用户明白一些事情不是亲历亲为。我们公司这么多人还搞不定这点事情,这太像一个传统企业的老总说出的话。对于又拍来说,他提出的小文件,静态数据的存储,我想通过这么一条路径,先用于其他的互联网服务,比如说一些网盘,其他的互联网软件和应用,然后大的企业再来应用那层应用,他们会使用其他的服务,但你们为那些服务提供底层支持,通过这种方式间接服务于大公司,这种情况有吗?

沈志华:会有,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底层的存储和计算平台,可以跟它的产品来进行结合,来运用我们的一些计算资源和传统资源,我们还会有很多类似于解决方案一类的公司,因为我们相对来说云提供的是一个标准化的东西,对于客户来说,如果它的产品是外包的,那它可能会有更多个性化的东西在那里,我们会有更多的公司来用我们这一块来解决,标准化的内容可以放在我们这里。

主持人 李书航:刚才我们几位谈到的,平时跟互联网稍微有一点距离的,可能是比较传统或者体量比较大的公司他如何接受新技术的问题。我们想一想,如果再过未来的十年或者更长时间,可能有那个时候的一些事情,即使是现在的互联网初创公司也难以想象。我刚才在后面跟几位聊的时候就想到一个例子,自己在家里面,虽然你是一个全职工作,你工作的地点可以在任何地方,我觉得网络连接的条件是可以达到的,但是除了网络连接之外,一个公司运转不能完全的依靠QQ群和微信群来运行,需要一些其他地方的支持,这是我设想的一种可能性,所以说未来有可能有一些公司的组织形态在企业及服务软件和应用的帮助之下,可能是我们现在都无法想象的样子。我希望三位都能够稍微的开一下自己的脑筋来畅想一下,如果说在你们专业服务角度的帮助之下,能够帮助这个企业的员工通过什么样的创新的方式来提高他们的生产力?

任向辉:刚才体提到了又拍云这样的公司,我们就是因为在过去两三年在中国市场已经出现了很多的基础设施公司,所以我们做明道这些应用才变成可能。虽然我们不是用又拍云,但实际上我们也是用了同一类,像基础设施里面的云储机、数据库,甚至包括即时通讯,我们都是用了专业的公司,帮助我们快速的构筑一些可以畅想未来得东西。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和一家做通讯方面的pass公司合作开发的应用,这个在10月份就会给我们的用户用,它会改造我们现有的会议电话应用,如果你阴天还用传统的电话会议,你一定觉得痛点还是挺多的。如果你不在一起工作的话,你要买一个八爪鱼,大家要坐在八爪鱼上,几分钟以后度然声音又不好了。

主持人 李书航:有的时候是远程端的网络问题。

任向辉:是的。所以大体来说,这一项应用李永乐pass公司既有的通讯技术能力,再加上我们跟企业用户的了解,我们给它构筑前端的用户体验,它的通讯服务并不是明道来提供,而是pass公司来提供,这样你有非常好的用户体验,有非常可靠的服务,我们计划10月份内测,这是一个例子,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沈志华:我们建这么多机房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够全国各地的人跟物跟社会连接起来,协同办公这一块,有公司采用我们的网络,通过我们的网络进行传输,比如图片、音频的交流,做一些沟通工具,类似于微信的这一类工具,我们相当于做了一个能够让各地快速通讯交流,让每个人能够快速的连接通讯,进行分享的一个平台。

蒋奇:我们设想的场景可能跟两位有点不太一样,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有一种体验,就是你在天朝,你必须得忍受巨无霸公司很差的用户体验,比如说工行的手机银行,虽然他是我的客户,但是我也要直言不讳,我们不得不去忍受他的这些很差的产品,我们想做的事情可能没有那么多的颠覆性,我们只想让这些传统企业在产品体验,在人性化关怀上面,能够做到比较接近移动互联网公司里非常优秀的公司。如果真的做到这一点,比如我们设想通过他们家的产品,我能够让工行的某个宝宝类产品做到跟余额宝类似的体验,我们已经做到的让招商银行信用卡掌上生活客户端在IOS的排名一度仅次于支付宝,如果我们能够让我们这些平时接触的产品体验,能够做得让大家感觉非常好,这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主持人 李书航:有些人他没有选择这些东西,他可能不是不了解,对于金融来说并不是只有余额宝这一个选择,但他就是不会用,你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最后我问一下三位跟自己公司相关的问题,针对企业的投资,在硅谷也是比较热门的话题,针对企业级应用比较大型的投资出现了,具体到你们自己,现在在企业获得的财务方面的认同和一些融资方面,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对自己企业未来发展打算是怎么样的?

任向辉:对于B2B的应用上来讲,财务上并不艰难,我们都是做免费加收费,这是常规的B2B商业模式,今天就已经获得收入。我们去年做了A轮融资,今年在做B轮,这个沟通过程我们大概沟通了十家左右,规律挺明显的,大部分投资者就问一个问题,你作为2B的,我知道你不可能亏钱,但是你怎么证明你能高速赚钱,你能像滴滴打车这种速度来获得用户,一个月一个亿,我没有想好怎么回答,所以我们还没有融完B轮。但是每一位都可以支持我们,我们在外面有一个展台。

主持人 李书航:你要像他们说得那么快积累起来,后端没有做好支持,服务不好他们的话,可能也是一个问题吧。

任向辉:对,但是对明道来讲这一关我们已经基本克服,我们在推出之前就已经内测了一年,所以累计有三年的时间。

主持人 李书航:现在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就等着用户进来了。

任向辉:投钱吧。因为2B里面在中国确实没有什么成功的先例,说B2B公司高速获得客户,然后它快速的成功了。但是我也坦白说,没有看到在创业企业里面有投资界敢于大笔的砸给我们,所以你没有砸过,你怎么会知道不会有产出呢。

沈志华:2B能做到很大的公司不多,为什么呢?2B的企业往往是有更多个性化的东西掺在里面,2B要想做大,一定得做标准化。2B的公司其实赚钱不难,因为你提供的是服务,你投入多少成本,有多少销售给你的客户,你想要做大,必须要有一个非常标准的能够快速成长的模式在那里,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尽量让这个公司,这个产品不要个性化,尽量要标准化、规模化,这样能够有机会成长为一个比较大的平台,比较大的公司。

蒋奇:我特别同意前面两位的说法,我们选择2B也很简单,因为我们创始人也是做企业服务的,我们也只有这个基因干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去年年底融的A轮,因为本身做传统行业的好处就是钱多人傻,我们单一客户的收储还是不错的,现在我们现金上也还比较好,所以后面我们想做的就是希望能够尽快多一些行业覆盖,我们希望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数据标准这一块在行业取得一个领先的位置,这是我们后面主要的诉求。

主持人 李书航:说标准的话,后面也会有一些公司跟随吧?

蒋奇:传统的数据和DI,一些大公司已经占住了这个坑,但是移动互联网很有意思,对于单一的设备,我们不可能从不同渠道拿数据,一个应用也就一个SDK,基本上我们把这个坑占住了,把这个标准占住了,传统企业就会跟我们一样的标准,我们做数据合作的时候,大家是同一个语言讲话。

主持人 李书航:今天我们这个论坛就到这里。这也意味着本次Tech Crunch国际创新峰会北京站活动第一天全部活动也就到此结束,各位观众感谢大家一直陪伴我们到现在,第二天的活动会在早上9点半开始,请各位准时到场,明天还有很精彩的内容等着大家,谢谢大家。

 

 

Leave a comment

随时欢迎您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