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Data – 12亿智能设备背后的数据赢家

heying (1)

 

导语:人人都在谈论大数据,但不少人根本不清楚大数据到底是什么。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家名叫TalkingData的创业公司已经将数据的采集和处理变成一笔大生意,如今有90%以上的游戏行业和银行行业都在用他们的数据统计分析和广告监测等服务。你很难想象,他们的创始人是4个分别遭遇不同中年危机的70后。他们如何打造一家B2B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


崔晓波的时间通常排得很满,特别是最近的国际化布局,不仅忙于国内业务,还得去国外各个展会上跑场、和子公司负责人沟通。为此,他甚至专门补习了英语,坐飞机时,别的同事在睡觉,他还在一个人看一本英文书。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已有些记不清TalkingData是他的第几个创业点子。TalkingData以数据为核心产品,主要为客户提供数据管理、广告监测等解决方案。而今,这仅成立3年多的创业公司,不仅拿到B轮投资。商业模式还被数十个同行效仿。在去年12月,它的估值就已超过国外竞争者Flurry。

崔晓波,连续创业者玩转数据

leo-1

 

崔晓波1997年大学毕业后,正赶上中国互联网时代的第一个泡沫时期,他记得那会儿拿钱很容易,他试水了几个B2B和B2C的项目,比如中国企业网、中国彩票网和融资网,此后又先后加入一家后来被甲骨文收购的外企,以及创业公司巴别塔。

这么多年的沉浮,他学到了几样东西,首先,找到一件较适合自己干的事儿很重要,“我们的背景是做数据挖掘和数值运算,因此才考虑做一个大数据公司。”其次团队很重要,崔晓波在外企呆的几年就是去学习其精细的系统化管理,并也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兄弟。

“我们几个背景差不多,都在外企做事,碰到瓶颈,有一颗想去改变,想去创业的心。“崔晓波告诉《芭莎男士.商业版》。2011年,崔晓波召集了这些老同事,他们中既有技术天才,也有销售精英,还有非常善于运营的管理者, TalkingData由此成立。

如果让崔晓波去总结的话,他习惯于将创业第一年定义为摸索期,这一年公司为移动开发者提供数据统计分析工具。第二年公司开始进入金融、银行等垂直领域。 “这两个行业是经过精心选择的,游戏实际上是移动互联网最早变现的一个行业,金融是未来最有可能变现的。所以,我们找到最有可能找出商业模式的这两个领域,然后杀进去。”他说。

第三年,崔晓波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提供了大量数据,但这种数据都没有被利用。传统行业特别需要这种数据优化经营思路等。因此这一年崔晓波决定让公司大举进入金融、证券、零售、快销、旅游、汽车这些行业。

从始至终,崔晓波对于TalkingData的定位就是一个数据平台,这个平台分为三部分,数据采集、数据的加工、处理和数据商业化。
每进入一个行业,TalkingData采取了高举高打策略。最初进入游戏行业时,第一阶段是做标准,他们重新定义了移动游戏领域的指标,比如次日留存率、一次性用户, 第二阶段是做运营,推出像AARRR模型这样的运营模型,当时从业者十分需要一个方法论来指导如何运营APP,崔晓波清楚地记得,该产品的新浪微博当天就被转发四千多次。

“我们的营销手法也比较凶。”崔晓波回忆。推出游戏产品时,TalkingData尚处在A轮前期,手里资金短缺,但是崔晓波决定买下游戏行业主流媒体所有的广告位,单月广告费就是80多万,同时建立了一个线下团队去扫客户,只用了三个月,游戏市场就被攻了下来。

从2013年开始,崔晓波开始频繁接触海外用户,现在,美国海外客户群的话占到5%左右。“我们采取投资和收购的模式,比如在美国,我们投资一个当地公司,他们帮我们推广那边的业务,欧洲也是用类似的方法进入。用一个风险最低的方案去拓展海外市场。”

同事们对崔晓波的评价是拥有极准的战略眼光,这或许得益于他多年的围棋爱好,作为围棋五段选手,他曾代表省队参加比赛,差点儿当了专业棋手。“围棋带给我的是思考方式,永远是看大局和冷静的思维。我也逐渐摸索出公司的门道, TalkingData作为数据平台,将一直做裁判员,不是运动员。”崔晓波笃定地说。

徐懿,细心的“看门”人

bryan-1

 

COO徐懿和崔晓波在甲骨文共事过。崔晓波加入巴别塔后,徐懿当时也参与创业了一个移动营销项目,因为合伙人之间意见不统一,徐懿出走,加入崔晓波的新创业计划。

徐懿最初负责开发者服务这一块业务,目前他的工作重心逐渐转到运营中来。徐懿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是,2013年成功地帮公司在游戏行业推动游戏AARRR模型。外企出身的他们沿袭了一套固有思路, AARRR模型的白皮书,覆盖了所有行业媒体,并在所有游戏行业展会中大量发放。该白皮书后来被业内人士评价为游戏运营的入门教材。

白皮书起到不错的教育作用,后来他们推出的游戏分析工具TalkingData Game Analytics很容易就被客户接受了。通过TalkingData的数据分析系统,游戏开发者了解到应该看哪些指标,这些指标都有什么意义,如果指标有问题,可以从哪些方面解决这些问题等等。

第一个从免费转到收费的产品,是移动广告监测服务Ad Tracking。该产品可用来分析产品下载都分别来源于哪些推广渠道,客户现在可以更有效的把他们的钱花在回报率最高的渠道上面。2013年1月1号该服务开始按点击量收费,有些客户当时就跑了,现在,国内大的游戏发行商绝大部分都在使用这一产品。

广告监测给公司带来的好处是,它和固有的DMP(即数据管理平台)业务形成一个闭环。“我们拿数据帮助这些广告主,同时我们又通过广告监测把数据回收回来,从广告数据的提供,到广告效果的追踪,再返回来,再帮我们优化广告投放对象,这就形成了一个正循环,如此一来DMP的能力会越来越强。”徐懿说。

目前而言,公司的产品线整体分成三条大线,第一条大线是开发者服务。开发者服务有三大产品:针对APP和游戏行业的统计分析,以及广告监测,前两者免费,后者收费;第二条产品线是数据平台部,对数据进行处理加工,让数据产生价值。第三条产品线是数据商业化,目前还处在探索阶段,已经在金融行业得到了不错的应用。

蒋奇,火锅店老板的翻身之仗

JQ-1

几年前,30多岁的蒋奇辞去一家光电子公司的工作,创业开了几家连锁餐厅,火锅生意蒸蒸日上之际,朋友建议他,饭店的事儿可以到此为止了,你的人生应该去做点更有前瞻性的事业。

正是2007年,移动互联网刚刚在中国开始的年代,“它将会是未来的一大潮流。”,于是蒋奇重新回到北京,加入了专注于Push Mail解决方案的巴别塔,巴别塔的产品之一尚邮此后在业内颇具名气。在这家公司,他结识了崔晓波。

当创业之际,崔晓波为蒋奇规划好了角色,这个长于销售和商务的男人将为TalkingData拓展金融等传统行业的客户。“传统行业大量进入移动互联网,其途径和通道也是依靠APP来获取流量,然后去做相应的运营。如何运营?他们也需要相应的专业级服务,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企业级的解决方案。”蒋奇说道。

金融行业的客户不请自来。2012年年底,平安找上门来,希望使用TalkingData的统计分析服务。由于不想将数据放在云端,TalkingData将云端的分析平台转换成企业版的软件,为平安做了第一套移动统计分析平台。平安为TalkingData带来了近百万的收入。此后,招商银行掌上生活APP也提出同样的需求。蒋奇当时还没料到,掌上生活将成为他们最经典的案例之一。

TalkingData和掌上生活的合作可以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是TalkingData帮它建立移动APP统计分析平台,第二阶段是TalkingData在帮助招商银行建立第一方DMP,用于管理招行的各种数据,并给予数据提供更高级的应用模式。比如在风险控制方面,通过TalkingData DMP提供的用户属性标签,可以做到对用户潜在风险提供一些预判——通过录入一些新的风险因子和特定算法,去计算某个人的风险情况。假设有两类用户:一类在晚上十点钟以后不出门,另一类到了晚上十点钟以后的位置信息非常活跃,整合这部分信息,再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数学模型计算,这两类人在信用评估上有明显差异。

而在营销场景里通过TalkingData DMP提供的用户行为数据,可以得出精确的用户画像——购物狂,旅游爱好者,电商粉丝等等。如此一来,在营销时就不需要盲目投放,可以根据需要去找一些特定的,有这样标签属性的用户群投放,以此提升投放回报率。

第三阶段的合作是咨询和跨界。咨询即TalkingData的咨询团队去传统行业去帮助他去解读所有的数据跟业务的相关性。而跨界,则是TalkingData利用数据,帮助招商银行和其他客户进行异业合作。比如打通招商银行和游戏客户,让招商银行信用卡用户用消费积分兑换《DOTA传奇》、《植物大战僵尸》、《我叫MT》等热门游戏的点卡、大礼包等。

时至今日,TalkingData已经覆盖了近95%的银行群体、80%的证券客户,70%的保险用户。未来,蒋奇的重点是全面进入传统领域,包括公共事业部门、能源行业、传媒行业、通信行业等。“中石油、中石化他们最想知道的事是,每天到我这儿来加油的这些人除了加油之外还喜欢做什么,知道这些信息之后,就可以把加油站变成一个营销平台, 可以卖电影票,卖零食,甚至推荐房产。而TalkingData能提供综合数据服务,帮他解决整体的数据平台建设的问题。

蒋奇的销售团队人并不多,仅4-6人。他们拿下客户并不算太难,很多时候,银行的高管会主动去找他们聊。“我们其实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而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够在传统行业进入移动互联网这个大潮当中,发挥我们的价值。”蒋奇笑称。

黄洋成,采集数据是个专业活儿

yc-1

黄洋成直到高中时才第一次接触计算机,考上北京化工大学后,他学的也是和计算机关系不大的化学专业。因为毕业那会儿不太好找工作,才误打误撞地进入了互联网行业。

在TalkingData的几个创始人里面,黄洋成和崔晓波的渊源最久,曾经一起创业,一起供职甲骨文,又一起出走。如今在东直门枢纽大厦6层几百平的办公区里,他们两人的工位位于最中间,并排放在一起。黄洋成的桌子很简洁,整齐地堆了几本技术书籍。

在公司里,黄洋成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被同事们视为技术大神,只需要做一件事——让数据流动。
黄洋成介绍,获取数据是两种方式,第一种是通过为客户提供工具或服务,工具本身可以收集数据,服务也会涉及一些数据。通过SDK植入一段代码,用户在使用APP时,SDK会自主收集信息,数据自动传输到服务器上,服务器对数据进行分析整理,最后生成用户想看的数据。另一种方式是,跟合作方进行数据的交易,或互换一些数据,或花钱采购一些数据。

由于TalkingData主要的用户还是在国内,在技术布局上,黄洋成还是采取一个中心的方式。但以后,随着服务的全球化和数据安全、稳定性,下一步逐渐会从以前的单中心演化成多中心。

黄洋成并不认为技术有特别的过人之处,”随着开源和SaaS,技术变得越来越没有门槛。”但技术和数据本身结合起来,则可以形成一些壁垒。“首先初始技术跟数据能支撑服务运转起来,运转起来以后,会带来更多新的客户,新的客户会给来更多新的数据,这样必然会对你技术的能力有更高的要求,逐渐形成一个循环,每一方面都可以做得越来越强。”
这个特殊的团队对数据有着自己的看法,这或许能够一部分地解释他们的成功。数据最大的价值在于数据的流动。就像当初的贸易流动一样,假如数据能够更好地流动起来,数据产生的价值可能会大到影响整个世界。

“我们一直想做的,是怎么让数据更好地流动起来,数据的流动就是交换,动起来之后才能使用来,同时还得让数据用好。从目前阶段来看,真正让数据流动起来会有很多门槛,因此,我们现在还是集中于让数据在内部流动、利用起来。”黄洋成总结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