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

TalkingData's Blog

现在开始,用数据说话。

支付宝集福为什么只有80万名额?

cialis erfaring cialis i norge hva er kamagra cialis efeitos secundarios cialis bula viagra effekt viagra norge viagra på nett viagra nettbutikk viagra infarmed levitra comprimidos cialis uten resept cialis pris levitra eller cialis kamagra gel comprar viagra farmacia
  • Feb 16 / 2016
  • 0
Enterprise, Ideas

支付宝集福为什么只有80万名额?

除夕夜,当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许多人或许并不是关注着新年到来,而是关心自己集福没戏了。支付宝以空前强势的运营策略,迅速深入人心——但是也同时被骂得狗血淋头。此时马云的心中只怕在咆哮,“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的确,在笔者看来,支付宝本该上演一出完美的运营大戏,戏中这80万名额传为佳话。平心而论,谈钱,谈交易,没人是支付宝的对手。只是最后,剧本出了点小事故。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不是支付宝乱定规则得罪数亿用户?这是用户思维,用户一定会说支付宝乱来。但是做产品的人,一定需要先理解它为什么这么做,再下评论。没有人会为了得罪人而定一个策略,支付宝这种量级、还是春节时候的大策略,几乎不可能不经高层之手。

那么马云们是怎么想的这个剧本?笔者想推测一下。

6a3846ec-79b4-4edb-83f6-0f4a56017e18

集福完整规则

最早集福规则放出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了2条显而易见的规则:

1、加10个好友,可获3张福卡

2、好友间可以互送福卡

3、集齐福卡可以平分2亿现金(后改为2.15亿)

显而易见,前2条规则定位于搭建生活圈社交关系:加好友、与好友互动。单纯添加朋友并不能达到构建社交圈的目的,培养用户的社交互动习惯也同样重要。不过可能有人注意到,临近除夕的几天,“加10个好友获3张福卡”的规则消失了,只能通过好友互送来集齐福卡。因为这时候,该加的好友也加得差不多了(该发的福卡也发得差不多了),培养用户的互动习惯就变得尤为重要,通过互动也会增加一些好友关系,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好友“从不交流”。

但这远远不是集福的完整规则,经过几天的收集之后,大家发现了集福的第3条规则:

4、敬业福的数目远少于其他四福,决定了大多数人无法集齐五福

集邮的人都知道,1套邮票里往往有最难得到的1-2张,叫做筋票,筋票的现存数量决定整套邮票的价值。敬业福就是这套福卡中的“筋卡”,支付宝通过敬业福的发放量,几乎完全掌控集齐五福平分奖金的人数。这说明,支付宝对集福的集齐人数、节奏把控相当注重,网传的那套“程序员写错if条件导致名额出错”说法也很难成立。另一个原因则是,通过敬业福的限制,制造一种“大家可以分到很多”的感觉,提高活动的关注度和参与度。

然而,直到零点敲钟,活动结束,我们才洞悉最后1条,也是最出乎意料的1条规则:

5、集齐福卡的人数,最多只有80万

从实际集齐人数791,405人,可以基本推断,支付宝放出了80万敬业福,这很容易。但是,为什么只放这么点名额?就不容易理解了。不知道会不会有许多人觉得,“如果是我来做,一定会放给每个人几块十几块,皆大欢喜岂不是更好”。但是笔者认为,如果集福名额不是80万,整个集福活动就失去了它本身的运营意义,那时对支付宝来说,2亿才是白花了。

怎么确定名额是80万

80万这个数字,最可能是大数据运算的结果。笔者从身边见到的现象估算,草拟了一个可能的算法:(纯推测不严谨)

集齐五福名额 = 集福参与人数 * 集齐概率

(且)集齐概率 = 3 / 平均每人日常社交圈人数

(且)每人分得奖金最好在200以上

意思是,每人在平常的各个社交圈大约能看到1-5个(平均3个)左右朋友集齐,且每人分得的奖金在200以上。前一条保证了集福分钱对用户来说真实可信,也触手可及,仿佛200多块就擦肩而过;后一条则保证了分到的钱看起来很多,若跌到了100多块,则101和199对用户来说是没太大感官区别的。

从上面的算法大概可以看出,集齐概率基本固定,唯一变量是集福参与人数。笔者大胆推测一下,支付宝是在活动推出一段时间,大致估算出了集福参与人数,才最终确定了敬业福的发放量。

也正是这时,它把2亿分红提高到了2.15亿。这段只是我一个不正经的瞎猜,确定名额80万以后,2亿 / 80万 = 250,过年给大伙儿分到这个数,不大地道吧……而2.15亿 / 80万 = 268.75,兆头不错,嗯。

言归正传,笔者既然说如果名额不是80万,2亿可能就白花了,当然要说说为什么。

80万名额让支付宝得到了什么

支付宝想要得到的,就是前面名额算法里的东西。

1、高奖金+社交圈有1-5个人集齐 = 引爆社交圈

当零点敲钟刚过,笔者关掉了在手机后台驻留了一天的支付宝,回到了微信的怀抱,这时觉得支付宝的社交做得真失败。然而打开微信,微信群、朋友圈无一例外被集福刷屏,将微信长期的封杀视若无物。似乎突然明白,支付宝拼除夕,绝不仅仅是“做社交”,支付宝做为一个支付工具,也不会为了做社交而花费这么大力气。支付宝用这2.15亿,在社交圈做了一个品牌广告——尽管最后广告的内容是骂它居多。相反,如果给每人分到几块十几块钱,一过零点就该沉寂了。

2、高奖金 + 看起来触手可及 = 高参与度

笔者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假设支付宝集福现在又开始了,你会参与么?绝大多数人的答案应该还是,会。为了几块钱可以不参与,为了几百块钱就不一样了,这就是用户心理。“赌徒心理”,或者说“彩票心理”,和买彩票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更加触手可及的彩票。

笔者也发现,这两点指向了同样的目标用户:二三线城市用户,和中年以上用户,也正是支付宝现在最欠缺的用户。这两类人对钱比较敏感,听到社交圈别人说“它有200多块钱可以分的”。同时这两类用户也是买彩票最积极的,赌博最成瘾的。这就是支付宝的目的。

完成了最后一轮话题引爆,集福活动圆满结束,在用户心里留下了对明年的无限期待。这就是支付宝构想的完美剧本。然而,剧本确实出了点小事故。

小事故:“敬业福一定会大量放出的”

一个拼手气的活动,半个月的集齐人数不到5万,在最后一夜大量放出名额,飙升到80万,可用户不仅不买账,反而嫌名额太少。说出来,只怕是个令人惊奇的怪事。而更怪的是,并没有人觉得它很奇怪。

我们从结果往回看,觉得这件事一点不奇怪,但若是从头开始往后看,又有多少人能料到这个结果。昨天笔者想到,似乎是从某天起,不知哪来的熊孩子告诉我们,“敬业福一定会大量放出,大家一定会都分到几块十几块”,我们就信了。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条完全非官方的推测,几乎被大多数人认定为事实——因为太符合用户的期望了。

互联网有时就是这么奇怪,你永远不知道哪条消息会火起来,也永远不知道这把火会带来什么。

支付宝可是吃了哑巴亏了,没法预料,更不能解释。不过支付宝应该提前能知道这个谣言的,尽管“多给少给都会被骂”,不如按原定路线走,但似乎也没看到做什么其他方面的公关,减小不良影响。或许是他们觉得这对用户的实际行为影响较小,不得而知。

集福活动对做产品有什么启示

1、“钱”很好用,但是一定要会玩

微信的春节策略是玩功能为主,而支付宝是直接上“钱”。笔者从自己的朋友圈看,除夕夜8点-12点,红包照片的查看人数骤降大约3/4。虽然并不说明两家输赢,不过从用户的角度上,实际得到的实惠,确实比“好玩”重要。但是,好用固然重要,会玩则更关键,如果支付宝的2亿真的分给了每个用户几块钱,结果会大不一样。

2、分清主次,下力气在刀刃上

很多人觉得支付宝做为支付工具,在社交上花的力气有点太大了,其实笔者也常常这么觉得。不过如今社交场景在支付、电商、金融里都越来越重要,支付宝介入一二也算情理之中。而这次,支付宝让我看到,它的定位并非完全不明,借社交之名,行打广告拉用户之实,其实并不与核心违背。而在社交方面,它也大力培养用户“传递福卡、卡券礼品”的习惯,尽管路途艰难,若培养成功却也是社交+支付+电商界的一大革新。所以,即使绕了那么远,也一定要为主功能服务。

3、关注反馈,提防意外的影响

功能放出去,要时刻关心用户的想法,收集反馈。对于小的平台,反馈就是快速迭代的动力之源,不必多说;对于大的平台,所有的小问题都会被巨大的用户量级放大很多倍,更要时刻关注用户反馈。如支付宝遇到的问题,早一天发现,就可能多一点时间补救。当然,准确预估问题的影响力也很关键,要培养这种能力,研究集福之类的事件就很重要了。

 

文章转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社区

Leave a comment

随时欢迎您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