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

TalkingData's Blog

现在开始,用数据说话。

锐眼洞察 | 一个新的时代:移动位置跟踪、用户同意与政府监控(翻译)

News

锐眼洞察 | 一个新的时代:移动位置跟踪、用户同意与政府监控(翻译)

作者:Greg Sterling

原文:A new era: Mobile-location tracking, user consent and government surveillance

译者:TalkingData副总裁 Teddy

本译文禁止商用,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译者注:

  1. 位置数据收集本身就是一个涉及用户隐私的敏感过程,而在位置数据收集中,已经从GPS转化为如收集WiFi、基站等各种信息来推演;
  2. 对于位置数据收集是否需要用户授权、如何授权以及政府监管是否可以绕过这些授权,在欧美法律实践中也存在争议;(在北美,这个问题就是保守派 VS. 自由派的争议之一,即是否需要强政府监管——保守派,还是给予民众充分的自由、政府仅做最低服务——自由派)
  3. 在中国的强监管时代,位置数据收集也一样存在法律探讨的实践,但好像从不会被自由派所影响。

本周将会听到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个案件的审批结果,从而未来会确定警方是否可以通过手机访问移动用户位置记录历史。
上周来自Quartz的一份报告说,即使人们已经关闭了位置服务,Google也可以一直收集用户和手机信号塔的位置数据:

“自2017年初以来,Android手机一直在收集附近蜂窝塔的地址 – 即使是用户停用位置服务的情况下 – 也将这些数据发送回Google。 其结果是,谷歌 – 隐藏在安卓背后Alphabet集团中的一个部门,仍可以访问有关个人的位置和他们的运动的数据,远远超出了消费者对于隐私的合理期望。

data-privacy-security.jpg

据报道,根据Google向Quartz提供的声明,这种做法旨在来提高消息传递的速度和性能。谷歌还表示,将在本月底逐步淘汰这种做法。”

毫无疑问,这些数据是匿名收集的,也是Google为提高位置和环境准确性所做的全面努力的一部分。但是,这看起来很邪恶,特别是在用户不能控制的情况下,甚至在关闭位置服务的情况下。(去年,广告网络服务商InMobi同意支付近100万美元来解决联邦贸易委员会对其的指控,即:InMobi欺骗消费者,并在消费者没有知情和同意的情况下追踪他们的地点。

位置数据对于数字生态系统中的每个人都变得非常有价值,因为它可以用于很多场景。部分的使用场景列表包括:离线归因、受众细分、个性化、竞争分析和重定向。

在即将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下,Quartz文章中所描述的实践几乎可以肯定是非法的,这要求用户明确同意使用个人数据。事实上,在欧洲收集和使用移动位置数据将成为一个复杂的命题,并可能在北美产生溢出效应。

不过,本周在美国最高法院审理的案件的结果可能会走向相反的方向。“Carpenter v. United States” 的案件将决定政府当局是否可以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访问个人移动位置记录历史。

该案最初涉及密歇根州2011年的刑事调查。刑事被告Timothy Carpenter被定罪的部分原因是移动位置历史证据。刑事定罪被上诉,理由是无证移动位置数据的收集违反了第四修正案的“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条款。

第六巡回上诉法院认为,警方不需要授权即可捕获和使用这些数据。如果美国最高法院确认这一裁决(这在法院的新保守派成员中是极有可能的话),将有可能引发一个新的可怕的间谍时代。它也可以使公司收集和使用位置数据成为政府监督的工具。

Leave a comment

随时欢迎您 联系我们